债权人能否对债务人与第三人恶意串通的股权质押行为行使撤销权
发布时间:2020-01-06    浏览:25次

 

裁判要旨:
法律没有直接规定债权人能否对债务人与第三人的股权质押行为行使撤销权,但是根据《合同法》、《担保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无偿或者低价转让财产,债务人放弃债权担保,恶意延长到期债权的履行期等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行为,债权人享有撤销权。根据立法目的,可以认定债权人亦应有权撤销债务人与第三人的质押行为。
一、案情简介
A公司诉称:原告曾以债权纠纷一案在某高院起诉B公司,某高院判决B公司向原告支付本金1.7亿元及相应利息。因B公司未履行给付义务,原告向某高院申请强制执行,但目前B公司仍欠原告近2亿元的本金和利息。
某高院在审理案件时,原告曾将B公司持有的C公司2000万元股权向某高院申请了查封。在某高院执行阶段,原告与B公司以及D公司(案外人)就解除对股权的查封事宜,于2013年5月3日达成执行和解协议,约定:D公司以房产和现金代B公司偿还原告部分欠款。B公司及D公司按照执行和解协议履行后,原告将向某高院申请解除对B公司持有的C公司股权的查封,但约定原告同意B公司处置该股权的意思是要求B公司将处置股权所得到的钱款用于偿还原告的欠款。
2013年11月6日,原告经到工商局查询,得知2013年10月31日B公司、E公司分别作为出质人、质权人签订了《股权质押合同》,B公司将其持有的C公司2000万元出资额向E公司进行质押担保,质押标的为B公司在C公司投资的股权及其派生的权益,质押期限自股权设立之日起至B公司偿还全部欠款之日止。B公司并就上述股权质押事宜办理了质押登记手续。
    故要求撤销B公司和E公司于2013年10月31日签订的《股权质押合同》所做的质押行为。
被告B公司辩称,二被告签订的《股权质押合同》合法有效,并不存在恶意串通。根据执行和解协议,是原告向贵院申请解除了被查封的股权,并同意由B公司处置该股权的。现原告却以被告恶意串通为由,要求撤销《股权质押合同》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所以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E公司辩称,原告依据的法律条文是针对抵押行为的,被告之间签订的是质押合同,不能适用该条文,所以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判决:撤销B公司、E公司于二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签订的《股权质押合同》所做的质押行为。
B公司、E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二、代理思路
作为A公司的代理人,通过分析案情,厘清法律关系,针对事实和法律问题,我们认为:
(1)查封财产只是一个执行手段,A公司只是同意解除对C公司股权的查封,并不意味着放弃对B公司其他财产的继续执行、包括对股权转让款的执行,某高院事实上也查封了股权转让款。
(2)A公司当初同意解除对C公司股权的查封,是为了配合C公司股权转让,B公司答应对外转让该股权后,将部分股权转让款用于偿还A公司。如果B公司将股权办理事后质押给其他债权人,A公司是绝对不会同意解除查封措施的。
(3)B公司和D公司存在非常紧密的利益合作关系,B公司在没有其他任何财产可供执行的情况下,将唯一的可执行财产质押给D公司,D公司明明知道B公司负债累累且无财产可执行,却接受事后财产质押,这明显构成恶意串通,严重侵害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4)法律依据问题
担保法司法解释第69条关于恶意抵押的立法依据是《民法通则》第4条诚实信用原则和第5条禁止权利滥用原则,即债务人实际上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时,为众多债权人之一设定抵押的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对其他债权人不公。抵押和质押都是在财产上设定优先权,只是不动产和动产的区别而已,本案完全可以参照担保法解释和民法通则第4、第5条的规定;
《合同法》第74条关于撤销权的规定同样可以适用本案。依据全国人大法工委出版的合同法释义,撤销权发生的要件是有损害债权的行为,其中包括担保行为,即债务人责任财产不能够清偿现有债权,但债务人却将责任财产抵押、质押给新的债权人,或者其中一个债权人,害及其他债权人。这也是可以撤销的合同。
三、裁判结果
二审法院组成合议庭对案件进行了审理,经代理律师缜密分析和据理力争,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法理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债权人对债务人与第三人签订的质押合同所做的质押行为能否行使撤销权,行使的依据是什么?
我们认为,根据法律及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及其立法目的,债权人有权对债务人损害债权人合法权益的质押行为行使撤销权。分析如下:
第一,合同法第74条的立法精神。合同法第74条第1款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据此,我国债权人撤销制度仅适用于如下三种情形:(1)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2)债务人无偿转让其财产;(3)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其财产。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二》第18条规定:“债务人放弃其未到期的债权或者放弃债权担保,或者恶意延长到期债权的履行期,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债权人依照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提起撤销权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可见,合同法第74条的立法精神在于通过撤销权制度,限制债务人恶意增加债权人不能受偿风险的行为,恢复债务人的责任财产,使债务人的责任财产维持在适当状态,以保障债权人的债权得以实现。《合同法解释二》里规定的债务人放弃债权担保,恶意延长到期债权的履行期等行为与本案中B公司将其持有的股权对其他债权人质押,具有十分类似的法律效果。根据类似问题类似处理的法理,合同法理当同样支持本案中的债权人行使撤销权。
第二,抵押与质押的关系以及担保法解释的理解问题。抵押和质押是法律上两种重要的债的担保形式,虽然两者在标的物种类以及是否转移标的物上存在差别,但两者从功能、适用规则上有较多共同点。因此担保法解释第96条规定:“ 本解释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四条、第八十条之规定,适用于动产质押。”也就是大量抵押的规则也适用于质押。而《担保法》第81条也规定权利质押可适用动产质押的相关规定。
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69条规定, 债务人有多个普通债权人的,在清偿债务时,债务人与其中一个债权人恶意串通,将其全部或者部分财产抵押给该债权人,因此丧失了履行其他债务的能力,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受损害的其他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该抵押行为。虽然担保法司法解释第96条未规定该条可以适用于质押,但在立法精神上,两者具有类似性。至于债务人是以抵押还是质押方式将财产对于部分债权人优先受偿,两者的差异并不大。
第三,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情形下的适用问题。本案中,法律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债权人可以对债务人的质押行为行使撤销权,但是合同法第74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原意及价值取向是强化诚实信用原则,以保护债权人利益。因此,在债务人加重自身负担,加大债权人风险时,判决债权人亦有权撤销债务人与第三人的质押行为更为合理。
五、结语
本案二审宣判后,B公司、D公司分别向某高院申请再审,被依法驳回。最终,某高院将涉案股权拍卖,部分实现了A公司的债权,维护了法律的公正。